FC2ブログ

繁梦里的桃花源

2007年12月 | ARCHIVE-SELECT | 2008年02月

≫ EDIT

生物钟+名字问题+CTKTSP


+++

我摸到自己生物钟的规律了。
早上七点到八点之间会醒一次,很清醒,但是爬不起来。
十点的时候又会醒一次,迷迷糊糊的,而且通常的睡姿是趴着,被子总是特别软,我会窝在里面不停地蹭,继续赖床直到室友忍无可忍吵我起来吃午饭。
下午一点又会觉得困,喝咖啡。
到晚上八九点的时候咖啡失效,冲动地想睡,洗脸刷牙泡脚。全部搞完睡意就又没有了。
超过十一点之后,一天之中最清醒的时刻来临,持续到两点。

这样看来,如果我想要正常地晚上睡,白天起,我就要在七点把该洗的都洗了,等睡意一来就立刻躺去床上,不然,时限一过,这一天的机会就没有了。



≫ Read Mor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谜样生活 | 01:14 | comments:15 | trackbacks:0 | TOP↑

≫ EDIT

小型灾难

今天去图书馆收拾东西,结果发现自己的柜子被撬了
以为是图书馆管理员所为
至办公室问询
管理员表示,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没用进行过清柜,明天开始清,所以这位同学你的情况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顿时内心出现“O”字
但是仍然觉得以我们学校同学的情况没有人会做这种事
所以回去一个一个柜子重新找
无果
在翻找过程中情绪越来越差

跟了我三年的小派
跟了我一个月的小胖
跟了我一年的PINKY小猪

还有,我那只专门用来转的笔,我的西兰香茶叶,我的书,我的墨水

他们统统都不见了

怎么会有这种事!!!!!
谁会拿一个别人喝过的杯子!!!!
谁会用一枝经过别人手调教了三年的钢笔!!!!
谁会要一个虽然是粉色但现在已经变得灰不溜秋的笔袋!!!!

而且这一切,还是建立在你首先要撬开一把锁的基础上!!!!!!

真是心碎了无痕
无语泪千行

我什么心情都没有啦!!!!

≫ Read More

| 谜样生活 | 18:50 | comments:3 | trackbacks:0 | TOP↑

≫ EDIT

请叫我————穿越之王

南京下了很大的雪
白茫茫的

收到了papa快递来的1280的有闲、HD的跨年、还有AVI的CARTOON TO YOU
快递来的时候正好是雪最大的时候
寝室的同学说,你要现在去吗,外面很冷很冷呀
我说,你绝对不能理解我的心情,我一秒钟都不想多等
然后就打上伞很HIGH很HIGH的下楼了

雪带给了我好心情,因为雪的反光,外面变得很明亮,跟平常太阳光的明亮是不同的,雪的明亮像琉璃光,有硬质的形状
而且,一点都不冷,回来的时候,我浑身都在发热;逛超市的时候看到一种手套,叫“阿红手套”,觉得这个名字实在太喜感,虽然已经很多双手套了,还是无可救药的买了= =+++

(他的脸第一秒钟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要死了)

之后一直处在一种极度莫名的亢奋中(再CHU记PAPA*)


拍了照片,但是没有很满意的;然后这一点是走在路上忽然想到的。。。不知道这样的天FIN姐的冻疮有没有好一点><

| 谜样生活 | 22:03 | comments:10 | trackbacks:0 | TOP↑

≫ EDIT

LIPS

我还是很喜欢lips
因为jin在里面的声音太好听了
尤其是
这个歌其它的部分这么嘈杂
所以jin的声音一出现,全部静下来、一点一点缠绕上的感觉太强烈了
哪怕物理时间上总共只持续了30秒不到
但是那种有力的、绵长的、很男人很男人的声音
觉得自己要醉死在里面了、会被带到没有去过的地方
不过,好像很少人跟我共感

熬夜做pv,劳累的papa抛下我先去睡了
在这个方面,我还是很没有感觉,其实很怀疑自己最后能不能做完


≫ Read More

| | 05:36 | comments:9 | trackbacks:0 | TOP↑

≫ EDIT

《秘密花园》读后感

这个故事告诉我一个道理
不成熟的攻是不能指望的

同时,一个作者如果一味地为了把悲剧推到极致却不顾及故事本身的合理性,这也是不可取的

| 文字 | 16:04 | comments:4 | trackbacks:0 | TOP↑

≫ EDIT

最好的作者他不是一个人凭空冒出来的
他是冒出来的一群作者里最拔尖的那个

平台永远比个人更重要

≫ Read More

| 未分類 | 00:46 | comments:2 | trackbacks:0 | TOP↑

≫ EDIT

你再有钱,吃饭还是一个胃
再有钱,睡觉还是一张床
全世界都是你的,也不过五六十年

————惊觉父上的诡辩等级又高了。
我不过就是小哭了一下穷想买新假发,要不要跟我说这样话阿,泣~

| 谜样生活 | 20:32 | comments:2 | trackbacks:0 | TOP↑

≫ EDIT

我也是会不甘心的

(没错,我在学TOMA说话,哈哈)

| 文字 | 22:54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TOP↑

≫ EDIT

花花传了我叫《小小》的歌,发现、这个歌的旋律正是我最近一直在哼的,但是,这个歌之前从来没有听过。
很奇怪。
晚上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图书馆的防盗器我一经过就拼命叫,被当成偷书贼叫回去,再走一遍还是叫。老师很客气让我看一下是不是不小心把书带出来了,可是,真的没有啊,我手里就是各种本子,记单词的,涂鸦的,随手用来写片段的,唯一带着的书还是新概念第四册,图书馆都没的。老师把书(和本子)一本一本在防盗器那里晃,没事,还给我,我再走,还是叫。周围人看着我好像我的衣服里藏着一本书一样。但是我只穿了一件没有口袋的毛衣,大衣还在外面柜子锁着呢。灵异到顶点了,最后他们终于觉得是防盗器出了什么问题,放我走了。

今天把之前的一个东西自己看了一遍,前三章看得很欢畅(殴),到了第四章开始感觉就不对了,总觉得那种内容后面接的不该是这样的东西。前面一直在想,我要让他们分手!!拆散他们!!!但是顺着后面的内容的话,反而觉得他们是该一起的。
然后,因为看了之前的,发现现在写的东西根本和前面不搭,狗屁不通,又废了。我的世界里什么时候能有一个长篇……什么时候啊………………

昨天去修了自己的MP3,前两天它被我整个地掉进水池里,自动关机之后就再也打不开了,以为它这次要废了,(上一次它被我一屁股坐断了显示屏),结果修的人还没动手修,只给它通了一下电,它就又欢欢喜喜地亮了。顿时觉得,它不愧是我的东西,真是耐操。买的时候因为它太廉价以为最多能用三个月,现在两个三个月过去了,我屡次这么折磨,它还能健健康康的,真懂事>___<以后一定好好疼它~

小小的歌不能听,越听越悲情。我越来越难以忍受悲情的东西。但是自己写出来的东西又忍不住想狠一点,再狠一点,真是变态。
有些东西已经对我没有杀伤力了,但是另一些东西开始变得困扰我。

晚上回来的路上想起了一部两三年前看的电影。名字叫《布拉格小男妓》。一点不香艳的电影,真实得像纪录片。很多同人文会把男妓生活描写得很梦幻,长得很漂亮呀,遇到为他痴情的真命天子呀。那个电影不是这一路的东西,里面的小男孩偷了东西,从小城镇跑到布拉格,第一天晚上就被皮条客骗去了接客。

我永远都没办法忘记它的结尾。男孩在最后的时候已经是个废物了,也许得了艾滋病,也许没有,他躲在公共厕所的厕格里给自己注射毒品,身上从各种地方爬出湿漉漉的虫子。

男孩的爸爸来到布拉格找他,在一个公共厕所里遇到一个大概只有十二岁的不是他儿子的小男孩,男孩老练地问他要不要特别服务,爸爸开始不明白,小孩就说,手二十块,嘴巴五十,后面的话一百。爸爸这个时候的脸已经开始抽了,他马上给了他一百块,然后问那个小男孩,你几岁了。男孩说,十二。就开始解裤带。爸爸看着男孩麻利的动作,把小男孩按进怀里抱着他哭了。男孩一脸的莫名其妙。而厕格里他自己的儿子刚刚注射完毒品,神情欲仙欲死。虫子还在他脸上爬来爬去。





| 谜样生活 | 00:47 | comments:5 | trackbacks:0 | TOP↑

≫ EDIT

喜欢就要说喜欢
不喜欢就要说不喜欢
最简单的事情如果也要被那些很烦人的东西打扰的话
那真的太无聊了



≫ Read More

| 谜样生活 | 17:28 | comments:3 | trackbacks:0 | TOP↑

2007年12月 | ARCHIVE-SELECT | 2008年02月